職場英語袋一世

職場 – 打工仔頂硬上

打工仔頂硬上 Journey 11

政府建議以立法方式規定僱主須與月薪1.1萬元或以下的基層僱員簽訂書面僱傭合約,列明工時及超時工作的補償安排條款,料2020年底或2021年初實施,61萬名基層打工仔受惠。

超時工作在香港很常見,在別人眼中,可能把這個社會風氣比擬為香港的拼博精神。試問上一代人何嘗不是辛勤工作、日以繼夜的打拼,才有現在的收穫?

這樣說也對。但若以數十年前的社會和今天比較,此時此地此模樣已不盡相同,至少社會向上流的差異很大。部分行業,超時工作幾乎被視為是指定動作,要活像機器,不停開動生產,才叫「正常」(抱歉,不是勤力!)。想放工後進修增值?轉行吧!

打工仔頂硬上 Journey 11

 

假如有一天,你真把手頭上工作完成了,但當見到其他同事還在埋頭苦幹,你還想離開嗎?(心裡當然想) 同事會覺得我的工作量太少嗎?老闆會覺得我不夠勤奮嗎?這樣一走了之,會否不夠團體合作精神?會不會影響升職機會?心中生起無數疑問。怕只怕是,自己最終承受不了內心折磨(這痛苦有必要嗎? ),假扮自己還在努力工作,甚至裝出一副懊惱的嘴臉,決不做第一個步出公司大門的人!情景似曾相識吧?

再說買樓,以前只要慳儉,把工資儲下,一點一點的累積,買樓絕不是做夢!現在,哼,不吃不喝18年才足夠給您發一場春秋大夢,樓價沒有最高,只有更高,沒有父母的「加持」,一個人工兩萬以下的基層打工仔,就算再加工資相若的伴侶那一份糧,也不敢胡亂「上車」,寧可儲多一點錢,可卻遠遠不及樓價升幅。

保住飯碗,是何其重要;升職加薪,又何等急切。這解釋了為何有那麼多人看到政府紀律部門聘請督察級職位時雙眼發光!當然,買樓不是人生唯一希望,租樓,或與父母同住也可,但住下來衍生的問題,又是別的煩惱。

不過,煩惱也可以是一股推動力,激發我們的潛能;解決煩惱的最佳方法,就是不要老是想著煩惱,把煩惱無限放大。世界各地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煩惱,既然煩惱永在,就不要自尋煩惱,堅持努力就好了。無論政府今次的建議是否受惠,也隨它吧,反正從來不覺政府靠得住。

 英文點講好

 基層喺呢度嘅情況可以用 low-income,有時提到基層都可以用grassroots, e.g. grassroots staff.


常見可以有好多講法-common, omnipresent, ubiquitous, pervasive, prevalent,如果係口語一啲,可以用everywhere.  E.g. Overtime working is everywhere in Hong Kong.


日以繼夜,就係話之佢朝早定夜晚,不停咁做,英文就係work around the clock.  E.g. I’ve got to work around the clock to turn in the annual report.


埋頭苦幹,照字面意思就係成個頭中左落去啲工作到,英文有個近似既成語,叫做keep one’s nose to the grindstone. E.g. Everybody else are just busy keeping their noses to the grindstone.


社會向上流英文係social mobility, 如果你想講向上流嘅機會好難,你可以話: It’s difficult to climb / walk / move up the social ladder in Hong Kong.


講到公共福利,好多時都設門檻,免稅額有門檻,申請書簿津貼有門檻、排公屋有門檻,門檻英文係 threshold,好似呢個例子,the government sets the threshold at HK$11,000


雙眼開心到發光,即係eyes beaming with joy.  E.g. His eyes were beaming with joy as he was invited to the final round of the Immigration Officer interview.


最後送給大家一句: Worry gives a small thing a big shadow.

You may also like